理想是家里蹲

现在黑执事的剧情越来越虐心了T^T     虽然之前的伏笔足够多  但是我们收到的打击依旧足够大……只好看一看熊来找点安慰(*꒦ິ⌓꒦ີ)

[All叶]大概是个活动

※不想写作业的产物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并且没有主线系列

※文笔  不存在的,优美华丽的词藻应该都还给老师了

※写不出宠的感觉我也很绝望啊(*꒦ິ⌓꒦ີ)

※重点:最大私设第十赛季之后叶修没消失(回完家了)然后世邀赛什么的先无视吧啊哈哈

※ooc对于我来说在所难免所以大家看着玩就好实在不能忍了请和我说_(¦3」∠)_






众所周知,我们的联盟是一个整天搞事的非常正经的联盟。于是今天我们正经的联盟也在愉快地搞事。


“猥琐方你慢点…嗯就这儿…唔嗯…哈…哈啊…………”

别慌,他们是在干正经事(严肃脸)。



在我们心脏坚强和蔼可亲的冯主席亲自到访兴欣,并且苦口婆心地拉着叶修的手,用堪比黄少天的文字量劝他参加联盟的搞…啊不正经的活动两个小时之后,叶修终于妥协了。

当时叶修本人表示:我不想见证第二个黄少天的成长之路真的(x)

然后在叮嘱完各种时间地点衣着精神面貌…等等事宜之后,冯主席被兴欣除叶修外的所有人用十分和善的目光送了出去。

……握了我们修宝的纤纤玉手这么长时间还能健全的走出去已经很伟大了不是吗。让我们为冯主席鼓掌。




其实这次也不算什么大活动。

冯主席把它取名为——夏日的联盟白衬衫借物竞走大会。

……什么鬼。

冯主席曰:联盟里策划部的小姑娘都说白衬衫好,我能有什么办法。

此次活动参赛选手的唯一两条硬性规则:必须穿衬衫入场;在役或退役职业选手。

场地选在了兴欣主场的体育馆。原因?叶修不愿意到处跑啊所以要离他近啊

我们就是要宠他你有意见?


哦对了,还没说之前两个人在干什么正经事。

事情是这样的。

因为活动场馆选在了兴欣这边,所以我们的老板娘决定彻底打扫一遍网吧来迎接远道而来的观众客人们。一层找来了专业的清扫人员倒是不难搞定,问题就是二层。本着战队重地外人止步的原则,老板娘决定由战队内部人员自己打扫。

第十赛季兴欣拿了冠军,老板娘一高兴大手一挥给战队上上下下全放了假,兴欣这个夏休期也就叶修,苏沐橙,方锐,老魏,唐柔,包子这几个实在没别的地方想去的外加陈果还在。

在陈大老板的威逼利诱之下,选手们扛起了all叶的大旗……
我呸,扛起了抹布水桶小掸子 手套口罩小拖布。

“唉没有扫把啊,叶修你闲着也是闲着去找找哪儿有扫把呗?”

全队上下正忙里忙外,我们的叶神充分发挥了自己为老不尊的精神窝在沙发里看沐橙推荐的肥皂剧。
听到老板娘的召唤,叶修这才千不愿万不愿地拖着自己走向了之前住的储物间。不一会儿便拿了把扫帚回来。

嗯还是把造型独特的扫帚,而且还有点儿眼熟。

诶呀越看越眼熟,怎么那么像王不留行的武器。

……叶修你变了你居然会去买王不留行的限量版周边那个大小眼哪里好了还是不是亲队友了。

叶修淡定的把扫把递给老板娘,看了看周围一帮疑似失恋的人,慢慢悠悠地开口说道:“前一阵子大眼儿jjc输了答应帮我抢一天boss的时候顺手带过来的,我看质量不错就收了。”

……不愧是魔术师啊顺手带的东西都这么别出心裁
个鬼啊。
你可长点心吧我的叶!(王杰希:滚,我的。信不信拿你祭了我的扫把。)

于是想着:扫把用坏就可以扔了!
接过扫把的方锐十分卖力地开始用扫把戳地划掉)扫地,扬起了片片灰尘。

反正都戴着口罩,怕啥。

哦,叶修没戴。但是他还在指挥方锐扫地。

于是乎:“猥琐方你慢点…嗯就这儿…唔嗯…哈…哈啊嘁!!!”

【作者的话:诶我之前少说了一个字啊难怪开头那句听着怪怪的。】

我们为老不尊的叶神光荣地牺牲在了气功师的驱散粉(?)中。

好吧其实只是打了个喷嚏而已。

虽然那被灰迷了之后挤出生理盐水弥漫着水雾的下垂眼,忍着不想打喷嚏时小小的喘息,打完喷嚏之后微张的小嘴儿和粉粉的鼻头……咳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方锐大大十分惋惜自己刚刚没有录像而已,多正经的事儿啊。

叶修知道自己稍微有点粉尘过敏,愤愤地看了方锐一眼便推门出去了。

开玩笑他可不想待在那里等着一会儿连打十几个喷嚏不喘气。


叶修走了之后三位男性的打扫速度直线下降了一小会儿,然后便爆手速以惊人的效率干完自己的活儿,眼巴巴地瞅着门外。

仨妹子一脸冷漠:大白天的不要在这里给力给气,我们怕撑着。




——————————————————


今天是夏休期联盟正经活动开始的日子。

下午两点整活动正式开始,众职业选手在十二点就准时来到了场地开始化妆换衣服。

说是化妆换衣服,其实也就是个简单的遮瑕妆外加白衬衫黑裤子罢了。当然衣服是订制的,能够完美勾勒出每个人的身材。不然我们舔什么呢真是的。


开场前十分钟,众人才慢慢悠悠换好衣服,但是数来数去发现少了一个人。

“叶修呢?”

冯主席默默地捂住了心口,开始摸裤兜里的药。

离叶修换衣服那个隔间最近的孙翔手一伸拉开了帘子,过了约摸两秒,然后再一手拉上。

二翔同学觉得自己好像在这两秒之中爆发了自己一生中最强大的自控力。

天知道他是废了多大劲才把帘子拉上而不是扑上去。

叶修是最后一批去换衣服的。嫌弃地看了看与自己队服以及老头衫风格严重不符的板儿挺板儿挺(?)的衬衫,决定先偷着抽根烟。刚想点,想了想又觉得自己换这么慢一会儿开场不见人老冯肯定又要吃药了,于是本着一点儿人文关怀他先把上衣脱了,一会儿一边抽一边把衬衫披上就行了。看,抽烟换衣服两不误,多好!
然后叶修美滋滋地点起了烟,

两秒钟之后帘子被拉开——

二点五秒之后孙翔和叶修深情对视(并不)

三秒之后叶修的烟从指尖滑落

四秒之后我们收获了一罐煮沸的六个核桃以及叶修准备要换的那件衬衫上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窟窿。

哦这个窟窿还好巧不巧地在锁骨那个位置。

而我们正经的联盟似乎并没有准备备用的衬衫。

“不能这样上台,太不雅观了。”新杰大大推了推眼镜。

“诶这怎么办啊老叶这个也遮不住啊你说在胸口别个胸针就行袖子上挽起来就行这洞开得有水平啊我们家老叶的锁骨怎么能让别人看了去哪怕是一个洞的大小也不能啊你说是不是啊老叶而且还几分钟就开场了也来不及再运过来一件了啊 要不老叶你穿我的!”

“得了吧少天,我穿你的你光着上去吗。”

“那你们还有人带衬衫过来了吗?”

    众男选手摇头。

“这样的话前辈就不能出场了呢,”喻文州好似困扰地皱了皱眉,“这样我参加活动的情绪也不是很高啊。”说罢还惋惜地扫了我们亲爱的冯主席一眼。

“我也。”

“嗯。”

“老叶不在还有什么乐趣嘛!”

冯主席:……_(:3」∠)_

诶诶冯主席您先撑住,这基佬遍地的联盟可能迟早要完但是请您坚强。我们还有几位美丽可爱靠谱的女选手不是吗!

联盟女神苏沐橙冲着那群死基佬甜美一笑,对叶修道:“叶修哥,秀秀今天来的时候给我带了件衬衫,有点大我穿不了,要不你先穿着?”

哦,楚云秀给苏沐橙送了衬衫。这意味着什么?女装啊!

看了看顿时眼冒绿光冲着苏沐橙和楚云秀竖大拇指的众人,又看了看叶修,冯主席深深地叹了口气,默默感叹了一下这叶修果然就是个妖孽,不光在荣耀里为王,屏幕外也被这么多男人惦记着。
【Q:那么冯主席您觉得是哪种惦记呢?
    A:爱人。我懂。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主席
    也是,那可是我们修宝啊怎么能不惦记呢!】

“行啊。”叶修无所谓地接过了衣服,刚要往更衣室里走。

“等会。”韩文清黑着脸走了过去,伸手把叶修嘴里的烟抽了出来。

“唔…”叶修小小地呜咽了一声,众人流血状态。

“不许抽,对身体不好。”

一步三回头地看着韩文清

手里的烟,叶修走进了更衣室。

不大会,叶修便出来了,还对着镜子前后看了看。

“诶还挺合适的!”没什么装饰也不绷得慌,不错不错。

谁说女装一定要小裙子的,你看看光一个女版衬衫就让他们每个人都完成了自己身为公民无偿献血的义务。虽然是鼻血。

云秀带过来的衬衫是一件偏韩版的,米白色的衬衫一直盖到大腿根儿,一走路便能隐隐看到在黑色紧身裤包裹下翘挺的臀部,着实勾人。衣服有些宽大,但是良好的设计使得布料下垂自然形成了一些褶皱,隐没于阴影处的部分让人分不清是不是因为接触到了身体而被挡下,更显得穿着这衣服的人儿纤瘦高挑。宽大的袖口挽起,露出了白嫩光洁的小臂。溜肩的设计配上叶修慵懒的气质  倒衬得整个人多出了几分萌的感觉。外翻的领子一直延续到领口处,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乍一看没什么区别,但终归是女版,叶修整个人都多出了一份温润,甚至柔美。虽然那笑容嘲讽依旧,却也莫名显得有一丝魅惑…啧 妖孽。


------------tbc--------------


突然结束......

其实应该还有后续…弱弱地问一句还有人想看吗( *¯ㅿ¯*)



一只小破猫w

喂喂希斯君你的动作太少女了啊ww

【恭希】关于合宿(妄想改编版)

※CP为久我恭介x支仓希斯

※ 基本由私设构成TUT

※ 本来作文就不好加之没怎么在公开场合写过东西外带思维跳跃......总之我尽力写,同志们将就着看吧...TUT

※ 本人还未拜读过原著,性格把握可能不太好。而且像我这种功力不深的写同人OOC不可避免...

以上,如果还在可接受范围之内,那么祝使用愉快


西星学院疾走部邀请方南疾走部同他们一起进行暑期强化训练——也就是为期一天的合宿。

=================
颠簸的小型巴士上,高中生们的吵闹声不绝于耳。
“来一决胜负吧!小日向氏!”
“即使是象棋部的部长大人我也不会轻易认输的呦!来吧!”
“呐呐快来看这个!超好吃的样子啊!”
“螃蟹…每100克约含脂肪2.3克…果然还是鸡胸肉更好”
“螃蟹呐~北海道的螃蟹很有名的,有时间去我家做客吧,奶奶做的螃蟹味道超级棒的~”
“真的可以吗樱井氏!”
“步君小心掀掉棋盘啊!”
“喔哦哦!”
“你们吵死了给我安静点啊!!”
于是乎,倚在久我肩膀上小憩的支仓希斯被吵醒后发出了不满的咆哮。
“真是的…昨天晚上被戴姐拉去拍摄到好晚都没怎么睡……啊…阿嚏!”小小的喷嚏几乎被车上的谈笑声淹没,却没能逃过身边人的耳朵。
“感冒了?”久我恭介合上书,转过头盯着希斯,眉头轻皱。
“可能是昨天晚上回去的时候吹的吧,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


“哇——”方南众人下车后的一致感想就是:想转学。
并且这种想法在进到设施内后被无限放大,由藤原尊道了出来。
“西星的设备可以说是全国最先进的了,并且这个主设施周围近期还在进行扩建施工,要小心一点哦。”
面对目瞪口呆的方南众人,黛静马简单地介绍并提醒了一下。
当然,这种参观的状态没有持续很久。
既然是疾走的强化训练,热身比赛自然必不可少。由于并不是十分正式的比赛,跑者们可以自由选择想和谁跑。
决定顺序的过程很迅速。
游马和陆是最先定好的,其次是小日向和千代松还有久我和一脸崇敬的奥村,藤原表示和谁跑都无所谓便被安排和诹访一起跑最后一棒,而支仓就和妹尾一组。
顺序没怎么变,支仓希斯却感觉自己现在一个头两个大。不但要压制因妹尾的毒舌而生出的烦躁,还要时刻盯着聊的正火热的久我恭介和奥村枫…
是的,现在的久我恭介和支仓希斯是恋人关系,只不过并未公开。不过除了一年级的两个天然,方南疾走部的其余人员都已经多多少少察觉到了就是。
面对对久我恭介如此热情的奥村枫,就算一直告诉自己“没事的,恭介不会做什么出格的事的…”,支仓希斯的心里还是十分在意。当然本人对于自身散发出的不安情绪并没有什么自觉,直到比赛结束后樱井过来的时候悄悄问了一句:“支仓学长今天的呼吸有些混乱呢,身体不舒服吗?还是…有什么心事?”
“没有啦”带着烦躁的语气匆匆回了一句,支仓便快步转身离开了。
“小日向氏看那边!支仓氏走得好快啊…啊不对跑起来了!哦哦久我氏抛下奥村氏追上去了!”
“喂喂步君不要围观了随他们去吧…”
相视奸笑。
“啊对了步君,我记得那边好像是片小树林来的…而且”
“来的时候似乎看到那里在修建什么东西…”
“是人工湖呦”静马温和的声音插了进来。
“人工湖!?”


=================


心烦意乱的支仓一口气冲出了设施好远都没有停下,直直地冲进了树林中,直到久我追上来拦住了他。
“跑得太急了,注意脚。”
看到久我追上来支仓还是很高兴的,可是心里还是有点不是滋味儿。
“和奥村枫聊得很开心嘛,很少见你说那么多话呢。”
『喂喂支仓希斯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你不是这种性格吧!』支仓在话说出口之后这么想着。
没等久我说什么,支仓转身准备离开,『既然都跑出来了就当是参观一下好了,反正正好想散散心…这树林也挺漂亮的』当支仓这么想着并且已经开始行动的时候…
“希斯!”
看着走神的支仓继续向草丛中迈进,久我急忙向前踏了一步想要抓住他。因为那后面似乎有水声,进来的时候也看到这里在建什么的样子。
不过戏剧性的一幕还是发生了。
支仓刚迈了两步,突如其来的失重感让他短暂地失去了思考能力。身体向前倾倒,入眼的是还有一段距离的水面,并且距离在快速地缩进。
虽然因“KGB”事件让他们之间疏远了一年,但毕竟相处了这么久,希斯不通水性这一点久我恭介还是牢记在心的。看着自己的手擦过了希斯的衣角,瞬间一股巨大的恐惧袭上心头,久我恭介毫不犹豫地跳了下去。
“——久我前辈!!”
随后赶来的众人刚好看到久我恭介跳下去的背影,诹访立刻让静马通知施工人员停止放水。由于湖里的水才放了将近一半,而没水时湖壁又相当于小断崖,水里的二人爬不上来,上面的人也抓不住他们,所以众人决定派陆 尊和游马回去取救生圈和梯子。

久我恭介紧跟着希斯跳了下去,终于在接触到水面之前抓住了希斯,揽在了自己的胸口。
“扑通!”
两人一同坠入水中,在短暂的下沉后久我恭介用力地踩水,带着希斯浮上了水面。不过好巧不巧他们所在的位置离放水的管道很近,好巧不巧的施工人员去吃午饭了所以要一会儿才能到达控制室,而去拿救生工具的三人还没回来…
巨大的管道从附近的河流一直延伸到湖边,水柱砸在湖面上激起不小的水波,这让久我更艰难地带着希斯浮在水面上。
从失足掉下来到被恭介揽在怀中再到落水,支仓希斯的大脑都在罢工。现在总算是反应过来了却依旧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动但是又不敢动,怕自己的任何动作都会给恭介增加负担,于是就这么僵在恭介怀里不敢动弹。
即使是在盛夏时节,希斯觉得不知为何水中依旧寒意不减。冰凉的水浸透了队服,支仓希斯能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变得越发僵硬,似乎已经快要失去知觉了。久我恭介注意到希斯不断僵直的身体,手臂用力,更紧地将他贴在自己的胸膛上。
感受着来自恭介的体温,支仓希斯努力地提起精神,却无奈那刺骨的寒意还是一点点地侵蚀着希斯的意识。
『好热…』久我感到臂弯里不正常的热度,又将意识不清的希斯往自己身上贴了贴,“希斯…”

“还没回来吗?希斯君的脸色不太对了啊”小日向时不时回头看看陆他们回没回来,焦急的情绪都写在了脸上。
“啊!回来了!”
“久我前辈!支仓前辈!再坚持一会儿,马上就拉你们上来!”樱井奈奈向水中的二人喊道。其余的人帮着陆他们将梯子扛到湖边固定好,妹尾把绳子拴在救生圈上,冲着久我扔了过去。
久我恭介伸手够到救生圈,将希斯的上半身套进去,然后推着救生圈向岸边靠近。

诹访爬下梯子,手臂尽量伸长“抓住我!”
“先把希斯拉上去”
久我向上托着陷入半昏迷状态的希斯,和众人一起将他送了上去,自己也紧跟着爬了上去。
“好烫!”门胁步在帮忙拉希斯的时候惊道,“这里有医疗设施吗?”
“医务室在外伤的紧急处理方面比较完善……但是我想退烧药还是有的。”
久我恭介横抱起瑟瑟发抖的希斯,在黛静马的指引下向医务室疾步走去,其他人也担忧地跟在后面。
=================
久我恭介轻轻把希斯放在医务室的床上,让他倚着床头。接过黛静马拿来的毛巾 水和药,把药喂下去后,久我褪去了希斯湿透的衣物开始认真地擦拭。门胁和小日向见此情形,用眼神示意着众人,轻轻退了出去,独留屋内的二人。

毛巾略过紧实的胸膛,在擦过胸前两点时希斯不由自主的低吟,以及在擦拭两条修长均匀的大腿时,久我恭介都默默地为自己的自控能力捏了把汗。

给希斯擦干身体盖好被子,看着他睡得稍微安稳一些了之后,久我恭介起身准备收拾一下同样狼狈的自己。刚刚起身,就听到希斯发出了细碎的呻吟声。久我俯下身去,把耳朵凑到希斯嘴边,“…介……恭介…不要离开我…不要留我一个人…不要……”声音的最后染上了哭腔。看着只对自己暴露出脆弱的一面的希斯,久我的眼神暗了暗
“我一直在,希斯”沉声安抚了一下烧的面色潮红的人儿,久我恭介贴上了支仓希斯滚烫的唇……



=================



“支仓前辈已经没事了吗?”
“啊,完全没问题!”
“哦吼吼…支仓氏为什么你和久我氏的手牵在一起呢~难不成……”
“混混混…混蛋!闭嘴上车啊!”
“红着脸说这句话可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支仓氏(*¯︶¯*)”
“门·胁·步……”
“支仓桑!”
就在支仓快要发作的时候,奥村枫跑了过来,悄悄地说:“久我桑真的是十分优秀的人,要幸福呦!”
『啊啊…被一年级教育了吗』
“走了啊你们!赶快上车!”
“哦哦!”

目送着方南一众吵吵闹闹地上了车,诹访的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今后很值得期待呢,方南!”
“是啊,怜治大人。”


=================


清脆的击掌声,

兴奋的呼吸声,

全力奔跑着的身影,

紧紧连结在一起的命运…

属于他们的夏天,还在继续…

 

——Fin——

刚刚在微博上看到的图…果然希斯君你的小身板儿比起久我桑还是略显单薄啊(๑´ㅂ`๑)

试试新本……